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双城记

花谢花开,就我最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此博停摆。可移步http://xingzilee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有爱枣报的日子  

2012-03-06 01:49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爱枣报对我来说,是一群朋友的符号。

我最早认识彭毅,是在07年秋。当时我初到广州,对这座城市极其陌生,多得了他,我才逐步建立起了最早的朋友圈。而这个最早的圈子,分两拨:一拨是网易的同事,另一拨就是爱枣报的作者和读者。

爱枣报早期的几位写手我很钦佩。看事情很深刻,总能看到点子上,表达则是简洁犀利、略带戏谑。我很喜欢他们的行文。后来,新一代写手诞生,他们依然优秀,年轻的他们让枣报思维更多元、视野更开阔。

我每次阅读枣报,都习惯性地看看评论,那里往往更精彩。然而我发现有些读者误会了我们,认为我们很“愤”。其实不然。爱枣报的初衷,是想让这个社会更清醒,更美好。只不过,我们选择了一条比较不平坦的路子,就是在中国写新闻。这其中的辛酸,我想通过我的另一位好朋友(他也是枣报作者)的一番话来透露一二。他说:“有时候很多读者骂我们,指责我们不揭露黑暗、还帮政府说话。他们不知道我们内心有多委屈。我们每天夜晚耗费七八个小时,辛辛苦苦,却总是被骂,还是不要写了。”

不是不能有怨言。但可贵的是他一直没放弃写报。他对我说,你们能理解就行了。

是啊。我们何尝不愿意揭露黑暗、鞭笞不公?我们何尝不愿意人肉搜索,把最贪、最贱、最恶心的那拨人扒皮拉到光天化日之下?可是,这样又能如何。除了能给人心一些刺激、给人们一些辱骂和泄愤的快感之外,又能如何。什么时候这个问题想通了,我想读者就能理解我们了。我们想表达的,没那么宏大、没那么暴力;我们只是想表达我们的初衷。

不过不管外面怎么看,我们始终坚持原则,带给大家最新鲜的报道。我们尽量不带有自己的观点,而是留给读者思考和评论的空间。

继续说我的朋友。他们这群人思维活跃,精力旺盛,乐于奉献,拥有理想,以至于在没有稿费、没有工资、没有年终奖的情况下,他们依然不亦乐乎,耗费大量心血,灌溉这个报纸。就这么地持续了三年多。

现实中的这群人,都是可爱之人。我们经常去腐败,吃吃喝喝,什么都聊。别看报纸上一本正经(好像也不怎么正经),到了饭桌,就彻底儿童不宜了。我常常在被调侃后很久才缓过劲来,哈哈一笑。唉,这帮寂寞的大叔,和妙龄的少女。

原枣读作者小婧就常给鄙报贴上标签,笑贬为:广州某非知名地下小报。然后把自己圈在外面,对爱枣报的称呼,变“鄙报”为“贵报”。意即,你们这帮坏人,我不与你们为伍。

其实她该是有多深爱这个团队,才会有这样的撒娇。

爱枣报的作者们分散在不同的城市,以广州、北京、深圳、杭州和上海为集中。于是同一城市的聚会就成了爱枣报的传统节目。我们有个习惯,就是当某个城市有聚会时,都会打电话给其他城市的朋友们,互通有无,轮番调戏。彼此的感情,越来越深。

各地都有一些跟我们关系很铁的fans,我们偶尔碰碰面。总是有很多收获。这样很好。我常常想,一份报纸能够带给我们这么多的朋友,足够了。

当然我们也是常人,常人意味着,家庭、事业,我们都得经历。我们要吃饱肚子,我们要生儿育女。所以彭毅有说,枣报停刊,或许是件好事。不然,耽误了自己怎么办。

在枣报末期,枣链诞生了。彭总说他看好微博,我们就做了。名字是Alice拟的。后来我把杭州的塔塔带进来,一起写。塔塔是位神秘嘉宾。藏得久了,大家多数不认识她。后来被184同学知道,视其眉清目秀,身材高挑,于是拼了命要追到杭州去。

再后来,彭毅和他夫人生了个女儿。于是我们开始有了更多枣二代。黎叔的、狐狸的……他们长大之后,会记得父辈们的这些事儿么?

 

 

这篇文章乃受人之邀而作。附上自己曾为枣报写过的两篇文章。

附1:记《爱枣报》创刊3周年读者聚会活动

附2:如何评价选择停刊的爱枣报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